【崇祯十七年三月丙申,初八日】

三月初八又是风沙天气,白日里天色昏暗,《崇祯实录长编》甚至说:“风腥不可触”,空气中有一股难闻的腥味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

一切都带着一种灾异即将降临的意味。

李自成的军队逼近宣府。此时的宣府巡抚名叫朱之冯,右佥都御史,大兴人,天启年间的进士,为人忠正。

当初朱之冯刚上任不久,宣府管理军饷的主事张硕抱因为克扣军饷,引起士兵哗变,将张硕抱捆绑起来。朱之冯赶快从民间借来一部分银两,补发了拖欠的军饷,安抚士兵。同时弹劾张硕抱,又把带头闹事的七名士兵秘密捕杀,总算让宣府的形势安定下来。

现在,宣府的形势越来越危急,朱之冯在城楼之上设立朱元璋的神位,集合众将吏,一起发誓要死守宣府。

宣府的军将当中有一位白广恩,原本就是归降的农民军将领,率兵参加过松锦大战,现在积极主张投降李自成,监军太监杜勋和总兵官也都同意投降。

但朱之冯坚决反对,杜勋急得给他磕头,希望献城。朱之冯大骂:“杜勋,皇帝信任你,倚重你,派你监军。哪想到你刚到宣府就要通贼,你有何面目再见皇帝?”

杜勋笑而不语,www.8524.com,扬长而去,出城三十里迎接农民军。

朱之冯亲自慰劳城中守军,收拾涣散的人心,又悬赏让大家上城守卫。将士们被他催急了,跪下来给他磕头说:“请大人让我们投降吧。”

朱之冯心酸无奈,独自上城。城上架着红衣大炮,朱之冯拍着大炮对将士们说:“此炮威力巨大,你们可以试一试,一炮可以杀死几百人。如果大家尽力守城,就算最终被杀死,也死而无憾。”

众人站着不动,朱之冯就要自己动手放炮。此时农民军已经到了城下,大家担心炮击之后会被屠城,悄悄塞住了炮口,又拖住朱之冯,不让他放炮。

绝望的朱之冯仰天大哭,叹道:“没想到人心变成这样!”

将士们开门投降,李自成兵不血刃占领了宣府,告示百姓:农民军不杀人,免除各种徭役赋税。百姓焚香结彩欢迎农民军。

朱之冯向南叩头,自缢而死。也有文献说他是抽出身边人的佩刀,自刎而死。

《明史》中说,农民军把朱之冯的尸体丢到城壕当中,吃惯了尸体的野狗,却都不吃朱之冯。

杜勋的例子证明,在紧要关头太监也不可靠。但此时的崇祯皇帝除了太监,再没有别人可用。

在北京,初八这一天又有大臣提出南迁的建议,崇祯皇帝大怒道:“卿等平日专营门户,今日死守,夫复何言!”

意思就是你们少废话,我会死守北京城,同时指责大臣们平时结党相攻,不干正事,才把国家弄成现在的样子。

崇祯皇帝给兵部下令,说各地的援军正在赶来,北京的守备没有问题,将会一举全歼贼寇,又警告说:“敢有讹言惑众,及私发家眷出城者擒治!”

就是谁都别想跑,别想偷偷送家人离开北京,都得留在北京,和我一起死守。

他又下令各衙门暂停审理诉讼案件,牢中关押的罪犯,能释放的就释放。吏部建议,以前因罪废职被关押的官员都免罪释放,以收拾人心。